歌词鉴赏: 姜尧章《点绛唇》唐诗鉴赏

点绛唇

赏析三

图片 1

点绛唇

  姜夔  

上片亦实亦虚,清美交通。首二句自然脱身。次二句拟人含情。沈祖棻云,“燕雁可能有知,而以‘无心’为说;山峰纯属无知,而以‘商略’为言:此便是夺化学工业处。”“燕雁”者,随云飘逝,纯任自然,机心不存,无所羁绊。雁过太湖飞者如此,文人心中激情亦是那样。其指随云振翅之“燕雁”则实,指已“随云去”之幻影则虚。眼中之实见与四海为家文人之征象融而为后生可畏,语简义丰。
“数峰”二句,立意新巧,勾画江南烟雨,外现凄苦情悰,情化自然景观,最是白石本色。“数峰”为眼见,“清苦”为心感,“商略”、“黄昏”、“雨”字字含情。”《翠楼吟》云“西山外,晚来还卷,风度翩翩帘秋霁”,既忧国运渐趋黄昏,又营微弱晚晴气象,其微茫希望之萦绕,与此分裂。
过片首二句,“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与“燕雁”之“无心”、“随云”相互暗合。

image.png

燕雁无心[1],莫愁湖西畔随云去[2]。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3]。

  乙卯冬过吴松作(吴松即布里Stowe河)  

然人又岂会无心?有心人方见无心雁,且体会“数峰清苦”。与首二句遥相对应,彼孤落之“雁”自当随云归往燕地,己飘零之文人亦当共天随住第四桥边,此则暗指寻找精气神儿之归宿。另,留意“燕雁”。北飞之“燕雁”亲眼见到家国忧伤,与平日唐山之南雁大不相像。数峰何以“清苦”,洒雨何以“黄昏”,承上句可有此深解,此则明代小词之布满意义乎?
结句“今何许”三字风流倜傥提,似问似叹,亦问亦叹,深沉之语益见往复之情,见共天随住第四桥边之无望矣。《白雨斋词话》言“感时伤世,只用‘今何许’三字提唱,‘凭阑怀古’下仅以‘残柳’五字咏叹了之,无穷哀感,都在虚处。令读者吊古伤今,无法自止,洵推绝调。”结句既有今古之意,则“燕雁”此说可通,且以此释“燕雁”正合结句深远之意。
姜尧章《诗说》言“小诗精深,短章蕴藉,大篇有开阖,乃妙”,此篇正极蕴藉,其被推为短章“绝调”,亦白石道人“精思”之功力使然耶?

【原诗】
点绛唇•丁巳冬过吴松作
宋•姜夔
燕雁无心,南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
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

第四桥边[4],拟共天随住[5]。今何许[6]。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

  燕雁无心,青海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

赏析四

【词评】

【注解】

  俞平伯先生论历来为人刮目相见的张炎独白石的评语(如“清空”、“清虚”、“骚雅”,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道,“就如被她说着了,又好似从未,很感到迷闷。”(《唐代词选释·前言》)迷闷在于对白石改进的精晓。

俞平伯先生论历来为人青睐的张炎独白石的评语(如“清空”、“清虚”、“骚雅”,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道,“就好像被她说着了,又好似从未,很感到渺茫。”(《东汉词选释·前言》)迷茫在于独白石立异的敞亮。
这首揉合情景、自抒胸臆的怀旧小词是南陈淳熙十四年雁南飞的残秋道经吴松至德雷斯立刻所作。“燕雁”即北雁,象诗人相近“青海湖西畔随云去。”上片第二韵为流芳千古显示白石独特风格的语录,其貌其神清苦的数峰聚首商讨黄昏降雨,物拟人,人拟物,活画穷愁而颇自得,是小说家——自己完毕者形象,内蕴极充足。自然与小说家浑然为生龙活虎,动态寥阔的自然风光体现了小说家的风格和振作感奋。下片点怀古,家住毕尔巴鄂甫里的金朝高士诗人乌龟蒙,观念与毕生东奔西走的鸿爪颇似白石,姜生龙活虎世甚发扬之,今临其地,能不念及?云雾蒸腾“商略黄昏雨”的数峰中,陆、姜当各占其风流倜傥。
白石语言艺术相当高明,所谓裁云缝月,敲金戛玉。他的言语如名提琴手的弓子,在琴弦上敏感机敏极富弹性的Infiniti变化,力度、动静、虚实、疾徐……。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白石长调之妙,冠绝古代;短章亦有不可及者,如《点绛唇•己卯冬过吴松作》风姿浪漫阕,通首只写这段日子山水,至结处云:“今何许?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感时伤事,只用“今何许”三字提倡,“凭阑怀古”下,仅以“残柳”五字咏叹了之,无穷哀感,都在虚处。令读者吊古伤今,不能够自止,洵推绝调。

[1]燕雁:指北方幽燕生龙活虎带的蓝雁。

  这首揉合情景、自抒胸臆的怀旧小词是淳熙千克年(1187)雁南飞的残秋道经吴松至斯特Russ堡时所作。“燕雁”即北雁,象诗人同黄金年代“千岛湖西畔随云去。”上片第二韵为永垂不朽体现白石独特风格的语录,其貌其神清苦的数峰聚首商讨黄昏普降,物拟人,人拟物,活画穷愁而颇自得,是小说家──自己完成者形象,内蕴极丰裕。自然与作家浑然为豆蔻梢头,动态寥阔的本来山水彰显了散文家的作风和振作振奋。下片点怀古,家住苏州甫里的北宋高士小说家水龟蒙(天随子),理念与生平四海为家的鸿爪颇似白石,姜意气风发世甚弘扬之,今临其地,能不念及?云雾蒸腾“商略黄昏雨”的数峰中,陆、姜当各占其风度翩翩。

如清风骚云,海浪空礁,无所往不特别妙。那词中,随云去的燕雁,商略黄昏雨的贫乏数峰,参差飘舞的秋柳,以致拟共天随住的诗人本人,都地处无穷变化的形式法力中。琴弦可理解为情化的客观现实。
东晋以来,儒、佛、道三教合流已渐渐形成经济学史和伦理史的严重性趋势。白石诗词,标榜“非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可以妙”的“自然高妙”;世袭与更新方面,主见“求与古时候的人合,不比求与古时候的人异;求与古时候的人异,不及不求与古代人合而一定要合,不求与古代人异而不得不异。”白石所说的“自然”,与法家的“道”很周围似:“有物混成,后天文地理生物。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认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白石流寓广西吴兴,慕白喀斯特意貌天之名,遂自号姜夔。“白玉窦天”恐怕即六五年开采的石灰岩岩洞黄龙宫,清代方士修炼之所。白石观念上趋势道家是很显眼的,屡试不第、生平布衣,宋代国势不振的时局,都逼她走向空无。这一定要影响其美学观念及诗词创作。
“自然”、“道”、“清空”、“清虚”并非假如的架空。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欲雨而待“商略”,“商略”而在“清苦”之“数峰”,乃诗人幽渺之思。白石泛舟吴江,见鄱阳湖西畔诸峰,阴沉欲雨,以此二句状之。“凭阑”二句其言以往的事情烟消,仅余残柳耶?抑谓古今多少感叹,而垂杨残忍,犹是临风学舞耶?清虚秀逸,悠然骚雅遗音。

[2]青海湖:江苏南境的大湖淀。

  白石语言艺术非常高明,所谓裁云缝月,敲金戛玉。他的言语如名提琴手的弓子,在琴弦上敏感机敏极富弹性的Infiniti变化,力度、动静、虚实、疾徐……。如清风骚云,海浪空礁,无所往不非常妙。那词中,随云去的燕雁,商略黄昏雨的贫寒数峰,参差飘舞的秋柳,以致拟共天随住的诗人本身,都地处无穷变化的诀窍法力中。琴弦可领略为情化的客观现实。

老子和庄子休美学感到艺术美的本色即道的本体,非五官能感知的认识实体。本体应说是在实业功底上所拿到,它虽“无为无形”,却又“有情有信”,无处不在。对美的真面指标这种认知自然规定创设和赏鉴,所以重申“味外之旨”、“象外之象”、“蓄势待发”、“大象无形”,以虚静寂寞为最高境界。姜白石“自然高妙”的修改,走的正是老子和庄子休美学的那条渠道,那首小词清空中的增多丰盛即生龙活虎例。

王礼堂《凡间词话》:白石写景之作,如“四十二桥仍在,波心荡、冷月声销迹灭”、“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高树晚蝉,说DongFeng信息”虽格韵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少年老成层。

[3]商略:商量、酝酿。

  北齐以来,儒、佛、道三教合流已渐渐形成理学史和伦理史的基本点趋向。白石诗词,标榜“非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可以妙”的“自然高妙”;继承与立异方面,主见“求与古代人合,不及求与古代人异;求与古时候的人异,不比不求与古时候的人合而一定要合,不求与古代人异而一定要异。”白石所说的“自然”,与法家的“道”很邻相符:“有物混成,后天文地理生物。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老子》)白石流寓青海吴兴(威海),慕白玉窦天之名,遂自号姜尧章。“白玉窦天”恐怕即六五年开采的石灰岩石洞朱雀宫,隋代方士修炼之所。白石观念上援助道家是很显眼的,屡试不第、生平男人,汉朝国势不振的命局,都逼他走向空无。那必需影响其美学思想及诗词创作。

【意译】
(生龙活虎)北地的原鹅无拘无束,从玄武湖西畔坐飞机白云飘然则去。远处的几座山体显示风姿罗曼蒂克派凄凉愁苦的神采,就像是在商量着黄昏时分是不是要来一场中雨。

[4]第四桥:即吴松城外的甘泉桥。

  “自然”、“道”、“清空”、“清虚”实际不是假诺的抽象。老庄美学以为艺术美的真相即道的本体,非五官能感知的认知实体。本体应说是在实业功底上所获得,它虽“无为无形”,却又“有情有信”,无处不在。对美的庐山面目目标这种认知自然规定创设和观赏,所以重申“味外之旨”、“象外之象”、“淡泊明志”、“大象无形”,以虚静寂寞为最高境界。姜白石“自然高妙”的立异,正走的是老子和庄子休美学的那条门路,这首小词清空中的增添丰盛即生机勃勃例。(李文钟)

走到了甘泉桥边,笔者本准备跟随着那天随子一同居住。可方今,他双亲又在哪个地方啊?笔者独立倚靠着阑干,记挂古今,只见到残枝败柳在风中左右翻飞。

[5]天随:吴国水龟蒙,自号天随子。